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慕容涉穆永安小说

2020-11-21 21:42:00 字号:

慕容涉穆永安小说书名是《》,小说讲述慕容涉穆永安之间的故事。为你提供慕容涉穆永安小说阅读,与君书小说剧情扣人心弦,引人入胜。宇文涉再无犹豫,唤了太医进来便给穆永安灌下了一碗汤药动作凶狠地令她不住咳嗽。不过片刻,穆永安便觉得四肢百骸寒冰似的刺骨,她抬手环住自己牙齿打颤。

精选内容:

宇文涉再无犹豫,唤了太医进来便给穆永安灌下了一碗汤药动作凶狠地令她不住咳嗽。

不过片刻,穆永安便觉得四肢百骸寒冰似的刺骨,她抬手环住自己牙齿打颤。

宇文涉皱眉看向太医:“她这样是何症状?”

太医还没吭声,穆永安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宇文涉霍然起身,抬手就去按穆永安的脉搏。

司柔捂着胸口也突然喊了起来:“涉哥哥,我好难受,怕是旧疾复发我好怕再也见不到涉哥哥了。”

宇文涉脚步一转便来到了司柔床前,一脸焦急地问太医:“小柔有何旧疾?”

穆永安看着那一对璧人虚弱地弯了弯嘴角,终于支撑不住地倒了下去。

梦里也没有片刻的安宁,呼啸的寒风携卷着刀尖似的雪粒子扑簌簌地落满了穆永安的衣襟。

她瑟瑟发抖地站在雪地里,漫无边际的孤寂和寒冷仿佛要将她打碎似的。

她无助地跑在雪地里,终于看到了点点亮光。她提起全身的力气奔了过去,却看到宇文涉拥着司柔冲着自己笑的凉薄。

“小妹,回家吧。”

身后,传来兄长穆长宁的声音,穆永安回头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。

“哥哥。”穆永安狠狠地抽了抽鼻子,转身朝着穆长宁跑了过去。

可就在她离着穆长宁只有几步远的地方,穆长宁的身影陡然消失。

无论来路,还是归途,茫茫大雪中,只余穆永安一人。

她哭泣着从梦中醒来,脸上流露出一丝罕见的软弱。

寝室中,有着微弱的灯光。

灯影下,宇文涉讳莫如深地看着穆永安。

穆永安赧然地吸了吸鼻子,哑着嗓子冲着他开口:“宇文涉,我想回家了。”

宇文涉冷笑,“你……就不怕我杀了穆长宁?”

“你知道王兄在哪儿?”穆永安猛地坐起身来,死死地抓住宇文涉的衣袖,厉声追问,“你告诉我,王兄究竟怎么了?晋国究竟怎么了?”

“你想要知道?”宇文涉笑的诡异贴近穆永安的耳边,“那么,便好好听话。”

宇文涉说完,便将穆永安摔在了床上,接着掏出块帕子,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方才碰触到穆永安的手。

他斜睨了穆永安一眼,笑眯眯地说道:“你自小就有神医调养身体,如今又喝下了太医特制的药,自今日起你的血便是小柔的药。”

“西堰山上有无数神草,我可以去西堰山给司柔找,你不需要从我身上费这么大劲。”穆永安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,脸上端的一派不动声色。

宇文涉冷笑:“你以为我会放你回晋国?”

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蓦地掷了一枚金锁,上刻“长宁”二字。

穆永安只看了一眼,便浑身剧颤,再无言语。

长宁,永安。

是穆永安与兄长的名字,在很小的时候,父王便亲手打造了两只金锁赠与他们兄妹二人。

他们与金锁,从未分离。

穆永安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。

她抬头看向宇文涉的眼睛,沉重地开口:“我放血救你的小柔,你放了我王兄。”

“好。”宇文涉点头,眼中寒光闪过,手中匕首快速割破了穆永安的手腕。


北京拆迁律师 http://www.bjsheng.com